交易平台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及媒体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
【中国琥珀网】时光流淌琥珀香

来源:中国琥珀网


琥珀最大的消费市场在中国,中国拥有现在最庞大的琥珀消费群体,而国人对琥珀的热情也造就了自唐朝以后,中国琥珀文化愈发的精益求精。

 

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。

—李白《客中行》

 

在唐代,琥珀由于颜色晶莹透彻与酒相似,经常被比做美酒,这也是琥珀常被制作为杯子等器皿的原因。中国自古流传的夜光杯传说,据说便是以琥珀制成的饮酒杯具。又如刘禹锡的《刘驸马水亭避暑》曰:“琥珀盏红疑漏酒,水晶帘莹更通风”。唐代佛教盛行,琥珀又属于佛教七宝之一,以琥珀制作的佛像或佛塔相当常见,法门寺的地宫中也曾出土两件琥珀瑞兽圆雕,应为当时礼佛的供品。虽然此时人们对琥珀更加了解,但是出土的唐代琥珀并不多见。

到了宋代,关于琥珀的记录更加的丰富与详细,如梅尧臣的《尹子渐归华产茯苓若人形者赋以赠行》中对琥珀晶莹剔透,可有昆虫包体,静电效应等进行了描述,并且记录了此时琥珀器物多纹饰,珍贵并且价值不菲,其曰:“外凝石棱紫,内蕴琼腴白。千载忽旦暮,一朝成琥珀。既莹毫芒分,不与蚊蚋隔。拾芥曾未难,为器期增饰。至珍行处稀,美价定多益”,人们还用它来祝寿,如张元千的《紫岩九章章八句上寿张丞相》曰:“结为琥珀,深根固柢。愿公难老,受兹燕喜”,香珀的定义也被引入文中,如张洪的《酬答鄱阳黎祥仲》曰:“六丁护香珀,千岁以为期”。

 

 

辽金时期是中国琥珀艺术发展最蓬勃的年代,由于西方琥珀之路的开通,让波罗的海一带的琥珀得以传入中亚,而辽代国力强盛,西方诸国每年都会派使臣进贡各种珍贵材料,其中便包括琥珀。据《契丹国志》卷二十一记载:“高昌国、龟兹国、大食国、小食国、甘州、沙州、凉州以上诸国三年一次遣使,约四百余人,至契丹贡献玉、珠、犀、琥珀、玛瑙器。”契丹人受用金器,更爱琥珀,史学家认为,这与契丹人信奉佛教有关。

在辽代的陈国公主墓中,曾挖出两千余件琥珀配饰,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公主与驸马身上所佩戴的琥珀璎珞,外围是由257颗琥珀珠,5件螭龙雕件及2件瑞兽雕件以细金线串制而成。将琥珀的工艺发挥的淋漓尽致,不但数量庞大,做工更是细致华美,令观者赞叹不已。

明清时,人们对于琥珀的来源、形成、分类、药效都有了系统的了解,并对如何鉴别琥珀,有了一定的经验。如明代谢肇淛的《五杂俎·物部四》中记录:“琥珀,血珀为上,金珀次之,蜡珀最下。人以拾芥辨其真伪,非也,伪者傅之以药,其拾更捷”。清代谷应泰在《博物要览·卷八》中曰:“琥珀之色以红如鸡血者佳,内无损绺及不净粘土者为胜,如红黑海蛰色及有泥土木屑粘结并有莹绺者为劣”,这些关于琥珀分类等的记录,无不反映了当时人们喜爱琥珀的风尚。除了分级和鉴定,人们已开始对琥珀进行优化处理,如明末清初成书的《物理小识·卷七》中记载:“广中以油煮蜜蜡为金珀”,可知用加热处理来使不透明的蜜蜡变为金珀的方法在清初就已有之,并一直沿用至今。总体来说,明清朝出土的琥珀多为颜色艳丽均匀,质地致密,无杂质的上品,且此时对于琥珀的加工工艺也更加精湛。

明清时期的琥珀形制种类繁多,纹饰部分则运用各种图案组合或谐音变化,讲究寓意吉祥。比如:蝙蝠代表福从天降,灵芝取其长寿健康,花鸟意谓喜上眉梢,瓜果则称多子多孙,而各式各样的传说,例如八仙报喜、麻姑献寿、和合二仙、马上封侯、太师少师,也都融入纹饰之中。

 

 

琥珀,在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,一度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,为皇家贵族所使用。1986年后,琥珀作为佛教七宝之一,随着宗教文化市场的盛行,吸引了大量收藏者,使其价格一路上涨。近几年,由于人们对于琥珀的文化和特性的深入了解,使其价格再创新高。相信这种具有丰富色彩,悠久文化,安神药效的有机宝石,在未来会更加受到欢迎和重视。